分手后想挽回对方的感动句子
爱情日记

击碎八分之一秒

  “光绕地球一圈的速度是八分之一秒,所以任何科技都无法消除八分之一秒的延迟。”我合上书本,重新念了一遍我的人生格言:

  我所在的科技公司就叫八分之一秒,而我们的唯一产品也只有一个可以消除全球信号传输八分之一秒延迟的外设工具,也许这并不能算是一个产品,它已经在实验中失败无数次了。

  这是一个人类史上科技最发达的年代,但是仍然没有人能够克服八分之一秒的延迟,这个时间仿佛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没有人能够改变,也没有人去改变,因为这个时间小到不足以做任何事。除了我们。

  我有一个女朋友,她叫诗霓。在这个年代每个人类都有一个伴侣,人类或者AI。而我公司里每一个男性,都有一个人类伴侣,相同的是,我们都是异地恋。

  “快醒来,浩森。你都发呆十几分钟了。”诗霓拍了拍我的脑袋,在虚拟投影技术的支持下,她好像就坐在我的身边。但是我知道,这句话出自八分之一秒前的她,在地球的另一端。

  “各位,我们现在尝试着利用地球半径来克服延迟的问题,如果能够用地心管道传输信号,就有可能在这个条件下超过光速。”公司创始人,也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陈波的声音出现在我们的脑子里。大家因为这个消息兴奋了起来,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

  我喝了一小口咖啡,站起来环视整个楼层。每个格子里几乎都有两个兴奋到眉飞色舞的人,一个实体,一个虚影。所有人都在为击破这八分之一秒努力着,而这里面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八分之一秒能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希望,还是更多的落寞。

  “或许这一次实验就能成功呢,你们会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没有延迟的时代!”我身边的诗霓也跟着眉飞色舞起来,但我知道她并不认可这个方案。所有人都不认可这个方案,但仍然为了它加班至深夜。

  其实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了异地恋这个说法,虚拟投影,全球化的视频实时等高科技手段早就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没人会觉得自己在谈异地恋。

  我和诗霓相识于大学校园,祖父日记里的校园爱情就像日记里的其他东西一样和这个时代充满了差距。那个时候,称这样的东西叫做年代感,而现在,统称为差距。

  思想和科技的高度发展下,似乎所有东西都被拿来比较,最薄,最快,最优秀之类的字眼充斥在形形色色的各类广告中,像是在告诉所有人,这个时代又进步了,人类又往前跨出了一步,而以前的东西,随他去吧。没有人怀旧,没有人收藏古董,甚至没有人写穿越剧。

  我不懂在这个根本不缺少劳动力,机器人和网络可以做好一切的时代,为什么还会有情侣选择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工作选择天各一方,运用虚拟技术无触摸的见面。

  祖父的日记里有一句老话叫做“距离产生美”,那如果我们击破了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八分之一秒的距离,还会有美吗。

  理所应当的,这个实验失败了。陈波宣布项目终止,并且统计所有试验的数据与参数。

  这是一个宏大的工程,毕竟没有云端会花费内存去储存失败了的东西,所有资料都需要我们慢慢寻找和修复。诗霓仍然在我旁边鼓励着我,挥舞着小拳头说加油。像极了当年她飞往地球另一端的时候。

  大家依旧没有怨言的做着手头的工作,没有怨言。自从我们决定做这个工作开始,就没有了怨言。我们并不知道这份工作可以给世界带来什么贡献,也不知道可以给自己给家庭带来什么改变。我们仅仅是为了最后一点点对智能爱情的小小抗议,站在了一起。

  当然了,诗霓是真真正正的人类,我们公司里所有人的女朋友都是真真正正的人类,和那些AI伴侣完全不一样的人类。可是大家仍然觉得自己在谈一场智能爱情。对,就是智能爱情,我说过,这个时代早就没有了异地恋这种落后的说法。但是我们仍在谈一场相当于异地恋的智能爱情,没有温度,没有触感,只有假装模拟出感情的发声器和有着八分之一秒延迟的投影。

  可是我们又能做什么呢,就算消除了八分之一秒的延迟,这个世界上是否就不存在所谓的智能爱情了呢,是不是所有情侣都能每天在同一张床上醒来,互道早安呢。

  我能感觉到,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有无数个恋人想我一样惊讶的盯着手持设备,分享着我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