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想挽回对方的感动句子
爱情日记

一本泛黄日记本记录志愿军战地爱情

  李祥华、刘力新、刘秀兰、张护士长、郭参谋……70年来,有时这些名字会变得很模糊,但他们总是会在某个惊雷阵阵的夜晚,敲打进陈世愚的心里。梦中,她穿着一身军装,这些战友笑着向她挥手;可是梦一醒来,能让陈世愚记住他们的,只是桌上那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和一本字迹也有些模糊的战地日记。

  中国战时儿童保育总会重庆保育生联谊会副秘书长黎兴明昨日向重庆晚报求助,希望能通过本报帮助今年82岁的志愿军女兵陈世愚寻找战友。

  去,敌人好像发现了我们,炮火不停。我记得同行的张护士长笑着安慰我不要怕。张护士长正说着话,“唰”一个炮弹在我们两人中间炸开了。等我醒来,赶紧去拉张护士长,他已经没了反应。

  我们一行人跑了36里路,三天三夜终于到了五里洞。张护士长的笑容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的战友啊,他就这样牺牲在我面前!

  见证好友的战地爱情“青春是美丽的,但一个人的青春可以平庸无奇,也可以放射英雄的火光,可以虚度懊悔,也可以用结实的步子走到辉煌的成功。”

  1953年,日记卷首语“我们一同经历了生死,是亲情友情战友情,我最好的姐妹李祥华也找到了自己的爱情。”从一堆老照片中,陈世愚抽出一对年轻男女的照片,那个扎着辫子的姑娘就是李祥华。

  “祥华大我5岁,我们是一起参军,一起分到政治部,她是高中学历,写的一手好文章。”陈世愚说。

  突围不久,祥华告诉我,她和一个叫刘力新的营长恋爱了,刘营长正在前线抗敌。我为好朋友感到高兴。没过几天,政治部的人找到我,让我劝劝祥华。原来,刘营长所在部队战斗激烈,刘营长失联,很可能是牺牲了。

  我去找祥华,她已经哭成泪人,她不愿意相信心爱的人连尸体都没找到。一周过去了,突然传来消息,是刘营长给祥华的信。原来刘营长没死,只是被弹药炸晕了,但腿瘸了。信里,他对祥华说如果提分手,他是理解的。

  祥华兴奋地提笔写信,第一个拿给我看,我看得眼泪直掉。祥华说,即使他走不动了,也愿意一辈子当他的拐杖。后来,他们真的一起组成了家庭,这张照片就是他们到南京后寄给我的。

  “我将这本子记录下在过关仗中的一切,这是新的一页,这也是最后的考验,我要记录这考验。”

  朝鲜,1953年3月16日晚“1953年10月我从朝鲜回国,1954年分配到重庆,在第四托儿所当保育员直到退休。在重庆,我结婚生下三个女儿。”在老人家中,重庆晚报记者看见一大叠老人珍藏的从军资料,包括功劳证、中国人民志愿军预防接种证、中国人民解放军回乡转业建设军人证明书等。所有资料均显示:老人于1950年11月至1954年6月,均在一支部队服役。

  昨日,渝北区扬子江商务小区一居民楼里,84岁的陈世愚佝偻着背,哆哆嗦嗦地从床底抽出一个旅行箱。打开箱子,陈世愚拿出一本封皮印着“鸭绿江日记”的红色日记本说:“年纪大了,好多事模糊了,以前有5个这样的战地日记本,现在只剩下这一本啦。”

  翻开这本纸页泛黄的日记,里面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重庆晚报记者发现,里面的字迹也随着时间流逝变得不太清晰,日记虽不是按天记录,时间从1952年到1953年都有。

  我本是四川省成都人,16岁参加随营校,学习4个月后,分到军分区政治部,干见习秘书。1950年8月左右,我向部队请缨,希望上前线,组织把我调到医院。

  1951年3月下旬,我们医疗队就到了朝鲜。一过鸭绿江,就是飞机和炸弹。我们医院组织了一个抢救小组,有院长、指导员、四个女护士、两个医生和两个男护士长。走在公路上遇到美军坦克沿公路扫荡,大家心里害怕。那天雨越下越大,同行战友刘秀兰是个湖北妹子,水土不服拉肚子。她说自己实在走不动了。我拉着她,告诉她就是背着她,也要一起突围出去。

  我们13人沿着山坡下到公路,准备过汉江。江水没过胸口,几个女同志互相拉着肩膀,一起横跨过了汹涌的汉江。

  突围中亲历战友牺牲“人最宝贵的是生命,每个人只能活一次,应当怎样度过这一生呢?在死的时候能够说我的一生精力献给世界最美好的事业——为全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陈世愚从一堆发黄黑白照片里抽出一张短发军装姑娘照说:“你看,这就是我年轻时候。那时我的身体是医疗队里最好的。但现在老了,落下一身的病,这几年越来越差。不知道我的那些在战争中活下来的战友,他们还好吗?”

  过了汉江没多久,又接到命令说我们要前往北朝鲜五里洞救治伤员。我们是白天休息,晚上跑步撤退。飞机轰隆隆在天上射子弹,只要看到飞机,我们趴在地里。有一次,我刚一趴下,3发机枪子弹就从我头顶划过,后面一起的战友以为我死了。如果没有他们把我挖出来,我肯定死了。

  1951年4月20日左右,抢救小组到了一条被美军封锁的公路上,8个美国大兵正呼呼睡大觉。抢救小组借着雨势潜伏过

  最大心愿就是与战友重逢“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见一面我的战友们。”陈世愚老人擦了擦眼泪说。陈世愚的老伴刘德远说,妻子身体越来越差,如今最大心愿就是知道战友的消息。

  黎兴明告诉重庆晚报记者,根据陈世愚老人回忆,目前已找到一位现居綦江的战友,但因为那名老人身体状况也很差,所以他们尚未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