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爱网—谈恋爱不容易用什么来守
爱情日记

南极之恋》啊都到南极去了你们怎么还是只能谈恋爱?

  当初刚看到这部片子的时候,就有一种要扑的预感,没办法,谁让它叫《南极之恋》呢,几乎是从片名就处处透露着一股烂片预定的气息啊。

  调侃归调侃,还是不能凭片名就完全对一部片子下定论,毕竟,影史上也是有很多因为名字被错过的好片子。

  更重要的是,对影片相关稍作了解之后,发现男主角赵又廷的绝大多数戏份都是在南极实地拍摄的。南极的实景,可不是一般的实景。地理知识再贫乏的人,也能想象到在南极这种气候环境下拍摄的困难。

  据说赵又廷在拍摄期间,还真的像他饰演的角色一样得了雪盲症。我们所看到的剧照,赵又廷冻得很沧桑的脸,也确确实实是被冻出来的,并不是特效化妆什么的。

  最后的观影感受,怎么说呢,南极部分确实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但是恋是真的很有问题啊!

  因为是绝地求生的设定,所以电影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有男女主角两个人的戏份。主角是在《致青春》就合作过的赵又廷和杨子姗。这个阵容也挺多人觉得还行,赵又廷之前一直不温不火,后来因为剧版三生翻身,杨子姗从《致青春》出道,然后在《重返二十岁》里获得认可。两个演员都不是没实力的演员。

  赵又廷饰演的是个土大款,叫吴富春,从名字叫性格到行为,都是非常大众既有印象的一个土大款,比如说他回穿着貂去南极,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第一人了。

  一是生存方面,体力占优势的男士+有生存技能的专家,只有这种组合才能为在环境恶劣的南极活下来提供可能性;

  二是爱情方面,一个眼里只有钱的土大款,一个追求美的高知,他们之间从互相看不上到最后相爱的这种恋爱套路,就是商业片非常热衷于追求的一种恋爱套路。

  先说杨子姗这个角色,这个角色怎么看都有点弱,除了是个张口就是词条的百科以外,好像没有太多的东西了。在飞机坠落腿被卡在飞机零件里的时候,求生欲望极其强烈,被救之后又全程都非常丧,基本上对所有的希望都持否定态度。是因为懂的太多,太清楚理论上的不可能所以才这样的吗?想不太通。

  相对来说,吴富春这个人物就更立得住一点,他是那种靠自己打拼出来的创业者,拼了很久公司即将上市,一位踌躇满志的土豪。

  这种人极度爱钱,也极度惜命。所以,当杨子姗饰演的荆如意对得到救援表示悲观的时候,吴富春会说出“我宁愿死在路上”这种话。而能够自己创业成功的人,又都需要有很强的推动能力和执行能力,所以他才能在真的执行好“我宁愿死在路上”这句话,在各种绝境里保持住求生的意志并最终逃脱。

  也恰恰是在吴富春这个角色身上,我才看到了想在一部绝地生存片里想看到的东西。

  比如说,人类最终极的善意。在电影开头的时候,吴富春是一个非常自私没素质的形象,强行让飞机起飞,才有了后面遇难这一出。

  然而,飞机坠落在南极大地,荆如意被卡在机舱里,他实施营救,冰层开始破裂,水开始漫入机舱,飞机随时都在沉没的时候,他先是丢下荆如意,本能地往外跑,之后又还是跑回来,向荆如意伸出了手,千钧一发之际,两人上岸,飞机沉入冰下。

  这个过程里的挣扎和最后的选择,包括营救的时候,由极端环境造成的惊心动魄,才是一个背景设立在南极的片子里最应该展示的东西吧。

  包括吴富春在寻找救援的时候的一些细节,也还挺打动人的。虽然有人说他一出去就傻嗨,一出去就傻嗨,都到南极了快死了,不知道到底在嗨些什么,但这难道不是正好挺符合他的人物设定的吗——

  一个没有太多文化知识,靠自己打拼让公司上市的土大款,本能地觉得世上没有绝境,一切都是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解决的,所以他才会说出“南极怎么了?南极就不让人活了吗”这种话,缺乏对客观环境的判断,有点无知,但却也造就了一点无知者无畏的意思。

  也正是这种“无知者无畏”,体现了这种绝境下才能逼出来的,人类强大的生命力。

  实地拍摄也的确出了很好的效果,赵又廷在黑漆漆的冰川裂缝里挣扎的时候,在厚厚的积雪里爬行的时候,大风来临或者雪崩当头玩命跑的时候,都给人真实又强烈的紧张感;逃脱之后,又让人感觉到人类在绝境之下迸发出的强大求生欲望和生命力。

  印象很深刻的还有两个场景,一个是吴富春踩到碎冰掉进冰下的水里,找不到出口的时候,跟着鱼群找到了出口;另外一个是吴富春站在一副巨大的鲸骨面前,说“如意说过你是地球上最有生命力的生物”。这两个画面,能让人感觉到自然和人之间某种亲密又残酷的联结。

  以上所说的自然的瑰美和力量,人在绝境里的挣扎、生命力以及人性,包括人和自然之间的一些联结,才是一部背景设立在南极,也真的在南极取景的电影应该有的东西。

  细究起来,吴富春和荆如意之间感情真正形成应该是吴富春得了雪盲症那段。因为雪地对日光的强反射,长时间待在室外的吴富春眼睛看不见了。那场戏其实挺打动人的,就在离小房子不远的地方,吴富春却看不见任何东西,无能为力只能大喊荆如意的名字。

  茫然偌大的雪原里,一个眼睛看不见的人和一个无法行走的人,只能靠声音来确定彼此的方位和存在,然后一点一点互相走近。

  这种感情本身其实意境非常动人非常强大,不需要下任何定义了。然而片子最终还是要把这种感情归为爱情线,两个人互相支撑,还是因为男女之间的爱情。本来这段戏把人带到情绪高点了,落入爱情的俗套之后,又不免觉得有点可惜。

  片子还设立了求婚场景,男主角要给女主角戴并不存在的戒指,要给女主角说长串的告白和誓词,这些词到最后一句也没法让人记住。

  更别提后续强行生离死别,然后女主角又误打误撞其实没死。最后那道超现实的极光,配上那首没什么才华的诗,真是尬到我们企鹅宝宝都看不下去啊。

  要说,这些感情戏的动人程度还不及影片接近结尾的时候吴富春的一个特写镜头的万分之一: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接近崩溃的吴富春,顶着可以掀翻人的风雪,张大了嘴在嘶吼,宛如困兽在做最后的搏斗。

  一男一女,在一个环境里单独相处一定时间,就要谈恋爱,那干嘛到南极去谈啦,你们在哪儿不能谈呢?恋爱线还那么硬,不要浪费南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