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0封情书!谱写我们余生的纯
爱情日记

徐静蕾:一不小心活成了300年后女人的样子

  鲁豫去徐静蕾家做客,徐爸爸拿出厚厚几大本手抄育儿宝典,都是徐静蕾小时候他去图书馆一个字一个字抄的。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对徐静蕾的训练规划,比如每天学英语、练书法、背古诗、写日记等等等等。

  其实类似的话,徐静蕾在很多场合都说过。她说她爸是最严厉的父亲,最用功的父亲,最凶的父亲。

  “我从小受的是挫折教育,就是你不行,你差远了,所以我心里形成了很固定的评判标准,当我得意的时候,心里自然会有个声音说,别臭美了。”

  到现在,徐静蕾在她爸面前写字还哆嗦,因为小时候她爸老瞪着眼盯着她写字,写不好就特别凶。

  而之所以逼徐静蕾练书法,徐爸爸的理由你肯定想不到:“那时候没电脑,各企业机关贴通知,都是毛笔字,所以每个单位都得有个会写毛笔字的。书法好就比较好找工作。”

  而徐爸爸好像从来都听不见女儿的心声。他对自己的教育很满意,自言“累累硕果,足慰平生”。

  天下虎爸都一样:以严厉的管教,培养出了看起来十分优秀的孩子,于是一直沉浸在成功的自豪里,至于这种严苛有没有给孩子带来的负面影响,他们不在意。

  这可能是徐静蕾始终无法和父亲和解的部分。所以她经常在采访里讲自己的童年阴影。

  这是她在努力寻求心理认同:那么简单的道理,我爸就是不懂,大家来帮我评评理。

  人小时候吃的苦有两种:一种是刘强东那种物质的苦——半年吃一次猪油拌饭,吃完得拿开水冲三碗当汤喝。第二种就是徐静蕾这种精神的苦——被父母捏得死死的,不被尊重,没有自由。

  这第二种其实很可怕。当父母把很大精力放在一个孩子身上,怀着强大信念要把孩子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这个孩子,其实是很痛苦却没什么反抗余地的。因为父母有绝对的能力掌控他,会用最严厉的方式逼他就范,他根本逃不过。

  所以,严苛教育是把双刃剑。只是父母最后往往只看到表面的成果,洋洋自得。孩子最终感受到的是内心的真实,纠结一生。

  徐静蕾的叛逆,在父母渐渐管不着她的时候,激烈地爆发了,而且一发不可收,直到现在。

  大二时她认识了大自己18岁的王朔。那时王朔已经红炸天,但据说对徐静蕾很着迷。

  徐爸爸是抄几大本育儿真经、为了让徐静蕾好找工作天天逼她练书法那种,认真得有些迂腐的爸爸。

  “我是她父亲,我不包容她谁包容她?她要在我这都没安全感,在哪儿能有安全感?她有多大的错误,我都替她担了。”

  “把孩子训练成一个赚钱机器,表面是为孩子好,其实是想自己将来有个靠山。无情剥夺孩子童年的快乐,这不是爱孩子。”

  “我什么都不希望她。就希望她快快乐乐过完一生,我不要她成功。我最恨这词儿了。”

  在专制家庭受够苦头的徐静蕾遇到这样的王朔,一定是立刻觉得“找到组织了”。

  之后,徐静蕾在王朔的力荐下,演了赵宝刚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等片子,开始爆红。

  再之后,徐静蕾导演了她的第一部电影《我和爸爸》。电影里的爸爸,对女儿的态度基本都是“没事儿,不用好好学习,将来爸养着你”,跟王朔如出一辙,当然,跟徐爸爸完全相反。

  王朔这种思想超前智商超高又有点油痞的男人,一般女人既不喜欢也hold不住。但徐静蕾的聪明和大格局,让她正好能跟得上王朔的思维,并能纳其精华,去其糟粕。

  原生家庭的严苛管教,制造了徐静蕾的强大叛逆心。而王朔的引领,又让这叛逆插上了翅膀。

  有的人叛逆,就是单纯的叛逆。你们都说这么对,我偏不,我非要跟你们反着来。

  她和黄立行在一起八年了,这个成长于美国、走红于台湾的男朋友,徐静蕾特别满意。

  每次记者问她喜欢黄立行什么,她的回答都特别肯定:“哪都好”“优点太多了”。

  徐静蕾说自己是个不太正常的人,固执,纠结,钻牛角尖,但她跟黄立行在一起完全不会吵架。因为黄立行特别平和、从容、健康、正面,接纳度特别高。

  那种感觉大概是,你从小被关在一个严苛、无理的规矩笼子里,大人紧张兮兮地管着你,把你当试验品一样盯着,你别扭死了,但无能为力。

  你遇到他,就像一个浑身是刺儿的人遇到了一个柔软的棉垫子,特别舒服,特别平和,特别不想离开。

  最让人上瘾的关系就是这种——你有病,刚好他是药,他的存在,是对你生命的弥补和救赎。

  而她自己的父母则从年轻吵到现在。至今她带着父母旅行,精神都非常紧张,生怕他们一言不合又吵起来。

  她说“现在一想到‘家庭’,潜意识里就觉得吵,很吵。不会觉得是和和睦睦相敬如宾那种。”

  原因之二,就像从小缺钱的孩子长大就特别渴望钱一样,从小就缺自由就孩子,长大会拼命要自由,一丁点束缚都不愿有。

  “人们说婚姻是个保障,我觉得我的人生不需要这样的保障,情感上我很有安全感,经济上更不需要谁来保障我。”

  “其实我想拍个电影,讲几百年以后,婚姻制度取消。两个人结婚,全世界哗然,什么叫结婚?结婚是什么意思?然后一个特别老的老头说好像几百年前是有这么个制度。”

  徐静蕾都具备了,所以活得特别开。她的很多言行,都让人隐约觉得是300年后女人的样子。

  她不觉得有男人求婚是个什么荣誉。每次谈恋爱她就跟对方说,“咱不来这套,我不稀罕”“我想结婚的时候自己会说话”。

  她能理解男人精神出轨,“精神出轨,我肯定能接受。那就是一种欣赏吧,为什么你不允许别人去欣赏其它美的东西呢。”

  她也能谅解前男友劈腿,“人身上都会有些坏东西,出轨是件坏事,但并不意味着出轨的人就是人渣王八蛋。只能说他在脆弱时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本能,我不觉得这是多么不可原谅的错误。”“我虽然有时也会嫉妒,会想抽他。但最后还是觉得应该宽容。”

  徐静蕾从19岁以后就没断过男朋友,但她跟所有前任都保持良好互动,她说“你心里充满了感激,总比觉得谁都欠你要好吧?不是说一定要和前任维持朋友关系,我就是说不要有怨恨。如果真的是曾经深爱过的人,为什么不能成为朋友、家人?在世界上多一个亲人不好吗?”

  因为“如果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个完全不成立的句式。否则你可以拿它来批判任何人:

  事实上,人和人的想法永远不可能全一样。有想当老师的,就有想当医生的。有恨嫁的,就有恐婚的。有不想生孩子的,就有想生一支足球队的。有对婚姻无感的徐静蕾,就有在婚礼上从头哭到尾的阿娇。

  用徐静蕾的话说“人应该想干嘛就干嘛。你觉得结婚幸福,你就结婚,我会恭喜你,也给你送礼物。但我觉得不结婚也很幸福,你为什么就不能祝福我呢?”

  大概是因为,层次越低的人,越希望别人都跟自己一样,以证明自己是对的,安全的。

  而层次越高的人,越懂得尊重个体差异,懂得就算自己喜欢红色,别人喜欢绿色也没错。他们不需要通过同化别人来证明自己,人家非常清楚自己该怎么活。

  偏偏大部分人惰于思考,一辈子都在跟着别人的思路走。木木茫茫走到最后,好像每一步都对,但结果却错了。

  所以每个成年人都应该保持必要的叛逆心,当世俗告诉你“人应该怎样怎样”时,你要下意识地反问一句“我为什么要那样?”如果没有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你就可以说不。

  不完美的原生家庭,让她性格里始终有一种拧巴。这样的人不容易快乐。但她的厉害在于,成年后始终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越活越通透,最大可能地过着内心真正想过的生活。

  一个女人最理想的状态,应该就是这样:不卑不亢,不狭隘也不粗糙,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对人生有清晰的主见,慢慢地坚定地,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作者简介:李月亮,高人气专栏作家,新女性主义者,扎实写字的手艺人。解读情感,透视人性,以理性和智慧陪万千女性成长。新书《婚恋心理学:爱过你,不如爱着你》热卖中。微信公众号:李月亮(bymooneye)。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关注我,和60万妈妈一起学习教育真功夫,和孩子共同成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