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楼镇中学举办2018年中考冲刺励
励志文章

冬奥首金获得者和上海体院学子分享人生感悟杨扬:有勇气面对失败

  在职业生涯中,中国短道速滑名将杨扬,一直在书写着关于第一的传奇:中国第一位获得冬奥会金牌的运动员,奥运会开幕式中国代表团第一位女执旗手,短道速滑第一位获得个人全能世界冠军的中国人;退役后,杨扬来到上海浦东开始创业,运营国内第一座市场化的专业滑冰馆;此外,她还是国际滑联125年的历史上第一位位女性速滑理事、国际奥委会委员、2022年北京冬奥会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

  在多领域拓展拼搏的杨扬,近日走进上海体育学院学生活动中心小剧场,向500多名体院学子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和价值感悟。杨扬这次以“超越自我”为主题的讲座,也是三项特色活动的结合:“体育强国”课程、“体育改革路·体育四十人”主题活动报告会、体院大讲坛第478讲。

  “我参加过三届奥运会,第一届奥运会是1998年。当时中国还没有实现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我非常想拿下那块金牌,但我在个人两个单项全部犯规。其中1000米速滑半决赛时,我打破了世界纪录,但在决赛最后冲刺时,我的身体还在前面,韩国选手却在我身后伸出一脚,刀尖在我前面冲过了终点。”杨扬开门见山,说出了曾让我无比痛苦的失败经历。

  当时的规则,不允许在冲刺时刀尖、刀根立起来,但最终判罚却说杨扬阻挡犯规,志在必得的杨扬,失去了那枚很想要的金牌。“我没有办法接受那个结果,但是结果无法改变。连续四天,我都没有睡觉,我也不敢一个人去运动员餐厅吃饭,只能让队友帮我打饭到房间吃。我非常害怕自己去面对失败。”

  “这场失败,让我陷入了人生低谷,我已经找好了家乡的一所大学,甚至萌生了退役的想法。”杨扬回忆,当时她对自己非常失望,但内心又不断告诉自己,轻易放弃是对自己最不负责任的态度。

  “我出道后,一直在和韩国队员竞争,我一个人和三个韩国对手比赛,都能赢。1996年在哈尔滨,我一个人被四个韩国选手包围,最后还是赢了。那时的我,初出茅庐,天不怕地不怕,赢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赢的,就知道上去往死里拼。我的标签就是敢打敢拼,无论多困难,都可以带来惊喜。”杨扬回忆起往事依旧十分激动,“所以,当我的第一次冬奥会遭遇失败后,我的老师说,‘杨扬,现在才是你开始收获的季节’。当时,我不懂,但忽然就觉得,如果我真的就这么放弃了,我不能接受这样颓废的自己。最后,我想通了,只有有勇气面对失败,才能真正实现自己的梦想。”

  1998年日本长野冬奥会结束后,马上就是激烈的短道速滑世锦赛,放弃退役想法的杨扬认识到,自己没有办法改变对手、改变裁判,甚至也没有时间改变队友,“我怎么面对未来?态度非常关键!”

  失败,让杨扬懂得了思考,思考如何把劣势转化为优势。短道速滑一直是中国和韩国之间火星撞地球的竞争:当时杨扬的优势是个人能力出色,但缺乏队友们的配合保护;相比之下,韩国队占据人数优势,有战术配合,但尖子队员并不突出。

  “韩国队的优势就是集体作战,如果我一个人加速太早,和韩国队三个人硬拼,肯定不行。”杨扬透露,长野冬奥会无缘冠军的打击,让她忽然开窍,在接下来的世锦赛上第一次学会了用脑子比赛,“韩国队原来就是打牺牲战术,就是让第二、第三位的选手轮流领先,引诱我追上她们的速度,耗费我的体力、打乱我的节奏。到最后几圈,韩国队真正有实力的选手最后时刻完成反超。”

  以一敌三,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一次杨扬决定冒险,“赌”一个超常规战术。“才滑了两圈,我就故意降低一些速度,做出很疲累的神态表情,双手不停捶打大腿,给所有人感觉,我的体力出现了极限。”杨扬说,她至今还记得韩国队短道速滑教练看到这一幕时狡黠得意的笑容,“我知道机会来了,因为韩国队应该中计了,真的以为我没体力了。果然,三名韩国队员提前10圈开始起速,却反而给了我机会。我一直采用跟随战术,到最后时刻,实现逆转反超。”

  杨扬开玩笑说,这场依靠“逼真表演”赢下来的比赛,也让意大利、加拿大的选手们纷纷叫好,她们还给杨扬起了一个外号:“冰面上的演员”,逼真的演技把所有人都“骗”了。“因为韩国队一直用牺牲战术,不光中国选手吃亏,其他选手也吃过亏,所以当我这场赢下来,他们也觉得很解气。”杨扬表示,“我也没想到,这个战术最后一直用到我退役。到后面,我的体力是真不行了,我是真的捶腿,但对手们也不知道我是真是假,还是不敢超我……”

  经历1998年长野冬奥会的失败,不断思考的杨扬之后取得巨大进步,最终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为中国代表团实现金牌零的突破。她的三届冬奥会,有着截然不同的故事,等她退役时,23年体育生涯一共收获59枚沉甸甸的世界冠军金牌。

  图说:1932年7月30日,中国奥运第一人刘长春(右二)和中国代表团出席第10届洛杉矶奥运赛开幕式。

  图说:新中国对于体育事业的重视,中国体育在世界舞台取得让所有人瞩目的进步。

  图说:杨扬以亲身经历启迪同学们,只要努力,人生的发展将会有多种成功的可能。

  退役之后,杨扬没有离开心爱的短道速滑运动,她也在过去八年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为中国体育外交事业做出贡献。在互动环节中,上海体育学院一名学生问杨扬,“刚结束的平昌冬奥会,中国选手经常被韩国选手外道超越,这是不是说明我们选手的实力不够?”

  杨扬开玩笑说,“如果再早上几年,你们看我的比赛,或者之前看王濛的比赛,那就是很过瘾了,那就是我们外道超越韩国队员。当然,现役中国队选手中,武大靖的实力非常过硬。”

  图说:平昌冬奥会的短道速滑赛场,争议判罚不断,被取消成绩的中国队很受伤。

  杨扬认为,竞技体育归根结底还是人才实力的比拼,“还是人才梯队建设的问题。我们老的培养体系还在延续,但新的培养体系还没健全。我小时候去省体校,有100个进冰上运动队的名额,第一年我的实力不够进这100个,训练的伙食费还要自费。现在,我的队友在东北招生,不要钱,只有7个人报名。”

  在杨扬看来,短道速滑一直是韩国的拳头项目,“韩国短道一直是俱乐部的运作体制,每届奥运会都冒出新的人才。我们的短道速滑俱乐部也在进步和发展,原来的专业体育学校也在延续,但转型过程中还没完成体系建设。”

  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出现的一些判罚争议,也引起了很多中国体育迷的质疑。“一个北京老大爷还在街上问我,杨扬你怎么不替中国运动员讲线年中国是冬奥会的东道主,需要真正理解规则,为自己争取利益,“体育有个中间环节:规则。规则是大家制定的。要争取利益,首先就要尊重规则,在规则基础上为自己争取利益。如果对规则不熟悉,会很吃亏。作为中国体育人,当然要争取话语权,但纯粹的愤怒叫板,在规则面前是无力的。重要的是,我们能参与规则的制定,在规则制定时谋求更多国家和地区的支持。只有这样,才能不断提升中国的体育的外交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