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楼镇中学举办2018年中考冲刺励
励志文章

励志文章25岁不求安稳给自己一个接触“未知”的机会

  摘要:从我们快大学毕业开始,父母都期望我们有个稳定的工作,安稳的生活。毕业、结婚、生孩子一切最好安安稳稳,这是一类人选择生活的方式,我们无可厚非,这样按部就班也可以过的很好,但是这类人内心总会渴望改变,想给自己一次冲动的机会,去接触未知的世界的

  从我们快大学毕业开始,父母都期望我们有个稳定的工作,安稳的生活。毕业、结婚、生孩子……一切最好安安稳稳,这是一类人选择生活的方式,我们无可厚非,这样按部就班也可以过的很好,但是这类人内心总会渴望改变,想给自己一次冲动的机会,去接触“未知”的世界的机会。

  有人问我什么叫“安稳”,我所理解的“安稳”是年轻的时候拼过一次,见过世界大概的样子,然后心平气和地过日子。

  八月初的时候单位组织培训,培训地点在魔都。魔都呀!多有魔力的地方!于是办公室里大大小小的男人女人开始热烈讨论,挖空心思想买点什么这小地方买不到的东西。

  一个星期的培训可想而知没有一点用,这一点对于各个单位来说大概都一样,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单位:自从中央规定不能一杯茶一张报纸混一天之后,我们下载了各式各样的手机APP,领导不在的时候刷微博逛TB,男同事在朋友圈刷游戏的成绩,有的打斗地主和麻将,领导在的时候一本正经地发呆。

  培训期间我见了几个高中和大学的同学,大家五官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只是男生用发蜡精心抓过的头发,女生驾驭自如的细高跟,都使他们显得神采奕奕了很多。我们在南京路步行街吃饭,席间大家谈笑风生,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题。

  我不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而是我真的不懂,只能尴尬地在旁边让服务员加加水,上上餐巾纸。我听他们说着马云有什么新动作、华尔街发生了一个什么故事,想到我们在单位里,只能讨论讨论烂大街的服装款式、听他们说说儿子的成绩以及假装羞涩地制止男同事讲黄段子。

  “你现在文静了呀!”席间一个女生从大家的话题中抽空转身问我,我正想好好和她说说我的苦恼,她却一个优雅的转身继续投入大家的话题,留给我一句:

  这样真的挺好的吗?!这样对世界一无所知,离年少轻狂的梦想越来越远真的挺好的吗?这样安于一个蜗牛壳一样的小环境,和一群一辈子被定型的人蝇营狗苟,真的挺好的吗?这样连拼一次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就自诩是心死麻木的人说出“追求梦想是年轻人的事”,真的,挺好的吗?

  眼前的这群人,我曾经和他们一样,想要出外打拼闯荡,不负年轻的时辰;曾经和他们一样,乐于接触所有的新事物,想要学习各种各样的新东西;也和他们一样,不求安稳,只要能使自己变得更好,吃苦受累在所不惜!可是现在,我离他们越来越远,远到我觉得即使是站在昔日的朋友面前,我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晚饭结束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去外滩,我一路跟着,意兴阑珊。“怎么?对外滩不感兴趣?”刚从瑞士回来的君君问我,我看了她一眼:“大学来过。”她笑笑:“这次来上海,感觉跟大学一样吗?”我停下来,在人头攒动的南京路步行街抬头看着她,看着这个曾经和我无话不谈的女孩儿,几乎是要哭了:“大学来的时候觉得新奇,现在我觉得很怕。我对这个地方的繁华和快节奏感觉到一种害怕,有种想要逃回我那个小地方的恐惧。”

  她定定地看着我,像大学时候一样,抿抿嘴说:“要不你辞职吧!我觉得,你现在过得不开心。”

  听到“不开心”三个字,我的眼泪一下子滚出来,带着憋屈在小地方的窒息,和对自己的怨愤:“你知道我现在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吗?我一天到晚在单位无所事事,开始的时候我还看看书,可是后来我发现,我坐在办公室里能够用一分钟时间就想完我的未来,我可以指着办公室里30岁、40岁和50岁的同事想到,10年后我是她,20年后我是她,30年后我就是她啊!我……”

  我说不下去了,君君拍拍我,她不是一个会跟人来“抱抱”“亲亲”那一套的女生,面对我的眼泪,很冷静地说:“既然这么不开心,就想办法改变吧。辞职,来上海!”

  我哭得情绪激动,问她:“来上海,我能做什么呢?我感觉自己什么都不会啊!现在我至少可以保证自己的生活,来了上海如果朝不保夕怎么办呢?”君君抿抿嘴,我知道她已经想好了要说什么:

  “我当初刚毕业的时候,爸妈在家里给我找好了工作,和你一样,在机关坐办公室。他们每天打电话催我回去,我被催得受不了,只好说一个月之后如果找不到工作,我就乖乖回家。其实那一个月我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本科毕业,女孩子孤身一人,有什么优势呢?我只是闷头做着努力,没想到月末那几天,我就接到了上海的好消息。

  “后来我拖着我的小红箱子一个人来到上海,生日那天顶着大太阳找房子找到差点中暑晕倒,入职以后我发现自己懂的东西太少了,大学的东西根本不能适应职场的要求,我不希望一辈子只做打字复印的重复劳动,于是加班加点地恶补,去年年中,我就被公司外派到瑞士,成了唯一一个获得这个机会的本科生。

  “到了瑞士以后,我也各种不适应。瑞士很少有电风扇,夏天热的时候,我一天冲几遍凉水澡还不忘背几个单词。我就这样一个单词一个单词、一步一步地挺了过来。撑不下去的时候我就想,新东西一定要尝试,失败了也不过是打回原形啊,万一成功了呢?

  我听她说着这些励志又略带辛酸的经历,问她:“可是我,25岁,荒废了两年,真的不知道从哪儿开始。”

  君君笑了笑,一边过红绿灯一边说:“我的天,25岁正是开始的时候啊!大学的时候你知道我最崇拜你什么吗?东西南北门的各个小商小贩你都能自来熟,走路上你像个城管一样可以白吃白拿,他们家里的大事小情你几乎都能了如指掌。这就是你的优势啊,你这种亲和力、社交能力就是你的优势,就是要在大环境下才能发挥作用啊!”

  她看着微微张着嘴巴的我,继续说:“你先尝试看看一些招聘网的信息,试着针对自己感兴趣的职业做一些准备,比如你想进外企,就可以开始学学各类外语、考考外语等级考试。不要看低自己,也不要急于求成,一点一点接近自己的目标。25岁,我也是25岁啊,多好的年纪,如果你现在30岁,回头看现在的你,多年轻啊!如果你现在85岁,一定会感激60年前这个青春活力,想要努力寻求改变的自己!”

  我出神地跟着她往前走,心里想着,当初因为父母的一句恳求,我选择了回家。而我本身不是一个安分的人,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不喜欢微微抬头就能看到未来的确定感。虽然安稳的生活没有不好,只是一辈子没有变数,总感觉吃饭是为了等死。既然这样,还不如想办法做点改变,至少可以让自己开心。

  君君看我神色缓和,接着说,其实你现在心里有已经有答案了,刚刚你所担心的所谓朝不保夕,也许是个“彩霞满天”的“夕”呢?能轻易预见到黄昏风景的清晨,你真的喜欢吗?我冲她目光明朗地笑笑:“不喜欢。”突然想到我姐跟我说的一句线年,你为父母活得够多了,25岁之后,你要开始为自己活!”

  不知不觉到了外滩,我看着明亮的东方明珠,向着清爽的江风,对我自己,也对君君,明快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