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人生感悟文章 -美文故
情感散文

【教师节专栏】胡少山 一路上有你

  王老师是我心目中最具能量最有推力的文学导师。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师范毕业以后,我才真正感觉到文学的魅力,这完全得益于王学畅老师的影响和引导。出校门后,忙于生计,仅看过老师两次。一次送我的散文集《多看了一眼》,一次送我的合作作品长篇报告文学《高明传》。我有一万个理由告诉我,必须将我的文字成果,向引领我步入文学殿堂的老师汇报。

  他因为表扬我,背地里同学们对他颇有微词。每每他拿我的作文当范文读时,我虽然美滋滋的好大喜功,同学们都听腻了趴到桌子上假睡。关于这一点,王学畅老师他并无在意,应该算是比较单纯。不批评,不指出,照样我行我素。确实,他在照顾学生平衡的心理方面,功课没做到家。不能每次把我的作文当范文。

  我毫无节制地阅览中外文学名著,尤其外国名著。只是那个时候我们国家文化引进有点急,生怕来不及似的,把好多国外名著编成简缩本。后来跟原著一比较,简缩本简直味同嚼蜡。周末看,大部分早晚自修看。最典型的是,放暑假了,我为学生只能借一套书而抱怨时,王老师凭教师资格为我借书。我把行李运回家,提着空行李箱来到校图书馆。王老师这回是给我列了书单的,满满一箱沉甸甸的。这哪里是一箱书?这分明是一份期待,是一声叮嘱,是一肩担子,是一款深情。

  若干年过去了,我准备出书,一本散文集,我把写王学畅老师如何引导我走上文学之路的散文,放在初稿里。可是,编辑给我删掉了五篇,这是其中一篇。编辑的理由是,文章在写老师的同时,更多的是自吹自擂。自诩是读者最不耐受的。我被说服了。

  两三年前,我将自己的散文集送到王老师手里,不知王老师看了没有,翻来覆去看不到一篇写他的文字,他将作何想法,请计算此刻王老师的心理阴影面积。我当时怎么没想到这书王老师必须有一本。看来我也是跟王老师当年一样单纯,不仅单纯,而且简单愚钝。

  我天生愚钝,有点傻乎乎的,想装出文学青年的模样,像极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手里夹着一本《资本论》。我内涵不足,墨水不多,故作深沉以为满腹经纶。一点小小的嗜好,像一口浅浅的枯井,却被王学畅老师发现,紧紧把握,深深挖掘,终于有了一脉潺潺泉水。

  放眼世界,多少天才,几多天赋,只因缺乏慧眼识才的伯乐,跌落尘埃,无声无息。虽有时也见高手在民间,只能讲是天赋其才,挡都挡不住。然而,当今门户意识仍然盛行,某种高度自有某些无形的屏障,拒你于千里之外。

  王老师没有用多么励志的豪言壮语激发我,只是用一门心思呵护我的这份爱好,以他高等学府里培育出来的深厚的文学涵养来熏陶我。我在文学之路上一直执着地走起来,虽然样子不很稳健,甚至有点滑稽,且荒芜了十年,终究,还是没有放弃。这是否可以说明,王老师的一种精神藏在我心中,时刻在提醒着我,鞭策着我不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