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音主持艺考散文朗诵的技巧
情感散文

夫妻情_夫妻情经典散文- 查字典散文网

  当前位置:查字典文学网查字典散文网经典散文夫妻情

  今天是妻子生日,久未开笔的双手终因此题目而在键盘上敲将起来。掐指一算,结婚已三年有余,然要论及何为夫妻情来却语无言衷,不是没体会,而是太过体会,以致心潮翻涌不知从何说起,寻不得出发点。幸而脑中忽现《夫妻情》一歌,百度迅速翻出反复聆唱,致使有了些许思路。“你也有情我也有情,人世间最莫过携手夫妻情。说的......

  掐指一算,结婚已三年有余,然要论及何为夫妻情来却语无言衷,不是没体会,而是太过体会,以致心潮翻涌不知从何说起,寻不得出发点。幸而脑中忽现《夫妻情》一歌,百度迅速翻出反复聆唱,致使有了些许思路。

  “你也有情我也有情,人世间最莫过携手夫妻情。说的是家里话,道的是恩爱情。在风中在雨中,磕磕绊绊过一生”。

  夫妻间,携手走来,穿风走雨,磕磕绊绊十有八九。有生活颠婆的磕磕绊绊,更有彼间争争吵吵带来的磕磕绊绊。吵中和,和中吵,以致争吵成了最习以为常的动作,最终化为争吵情,不吵反觉无味。

  闭目静思: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爱,从相爱到相守,夫妻间哪有不争吵的时候。在相遇的路上,我们有着不同的出生背景,生活环境,人生观、价值观也都不尽相同,And so on。如是,彼间相溶自是少不得争争吵吵。古往今来也都如此,不争吵不为夫妻,不争吵不符合矛盾逻辑。

  一定程度上,争吵是夫妻的精神品粮,争吵是夫妻的调和剂,争吵是夫妻相守白头的动力。但争吵不等同势不两立,争吵不等于分道扬镳,争吵不能你死我活。夫妻间的争吵应是性格的求同存异,是求得意见统一的南北对话,是人生观、价值观、生活理念与习性的碰撞,是约束彼此行为偏离轨道的产物。争吵中,应平心静气、换位思考,将“冷战”时间缩到最短,避免争吵升级,发展到不可收手的田地。争吵中,不能大男人主义或是女王天下主义,更不能因此一气而一拍两散,最终毁了家庭、害了孩子,与幸福遥遥相望。争吵中,应认识到再婚者有幸福的,但夫妻还是原配的好的忠告绝非杜撰!它是前人生活总结的结晶。争吵中,需善待吵程中的点点滴滴,享受争吵过后的“新欢”,建立和好甚初的情愫。如然,争吵自是夫妻情,争吵定会加曾夫妻间的幸福指数。

  生命历程中,夫妻相伴甚多。踱步在人生的轨迹上,不可能一帆风顺,亦不可能福从天降,一路大道如砥。夫妻间一路走来,得失参半,喜悲相涧。得意时,拉拉家常,话语间彼此思量一起走过的沟沟坎坎,得意因何?因何得意?万不能让陈世美的故事重演。失意时,秀秀恩爱,相互回看牵手走过的泥泞小径,搜寻幸福的印迹,抓住花前月下的点点滴滴,切莫半路越轨攀高枝,抛夫弃子。如是长期以往,定会 “想的是苦中乐,求的是事业成,富也好贫也好。患难与共同辱兴”。

  真正的夫妻,自牵手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会一辈子携手同行。正如结婚场上的誓言一样:无论生老病死、贫贱富贵都始终不离不弃,相爱永远。同行的路途中,穿过青春的丛林,燃起激情的火焰,博得夏天的绿荫,收获爱情的结晶,最终组成家庭,担负起孝敬父母教育下一代的重任。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路途中,此起彼伏的难免会有伤心、失落,甚至以泪洗面的日子。这样的日子里,夫妻间,需要彼此安慰,彼此鼓励,需要制造惊奇、制造浪漫来溶解严肃的空气,而后携手孝敬彼此父母,走往彼此亲戚,交际彼此朋友。“夫妻情是不了情,相濡以沫伴终身。莫道岁月催人老,白发迎来夕阳红”。

  继续穿梭在曲家戚建波的旋律之中,思索在词家李绍林的字里行间,沉醉在唱家阎维文的声线里面,忽地惊醒总结得言:何为夫妻情?夫妻情是争吵情,是携手情,是不了情。

  今天是2014年3月27日,农历二月廿七,今天是妻子的生日。驻足今日,萦绕在《夫妻情》的歌声中,写罢此文与天下夫妻共勉。文以为物,送予妻子,以纪念我们相识相知相爱到相守的点点滴滴:还记得中学时追求她的信件。还记得我们并肩穿梭在黄山,盯着烈日在城内乡下办辅导班的情形。还记得我们在天地国亲师位前拜堂的快意。还记得我们一起为儿子的尿不湿而发难的窘相。还记我们吵过、哭过、笑过、伤过、甜蜜过……打开记忆的砸门,一切仿佛就在眼前,伸手抓去,留在手里的则是对夫妻情的继续理解与思考。

  更多资源请访问:查字典散文网上一篇:条件不好,正是我们成下一篇:让爱在这里等候1、“夫妻情”由查字典散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梁宏达因为诋毁英雄、污蔑英雄、颠倒是非、受到处理,被军事部门、公安部门、团中央等痛斥批驳,受到全国人民的讨伐,实在是罪有应得。梁宏达的言论从对英雄的诋毁、到美化世界的敌人(美国),从否认国家的栋梁到污蔑中华民族的脊梁,颠倒是非,真的暴露了他的汉奸嘴脸。梁宏达的一切行为是不稀奇的,他承袭了中国现代反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路边小摊补胎记2006年盛夏的一天上午,骑车去理发店理发,随手将自行车停放在理发店门前。骑车回家,发现后轮胎没气了。我心里纳闷怎么回事,刚来时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没气了?没办法,只得到附近农贸市场修车点补胎。修车师傅检查后发现车轮胎被人割破了。我问怎么办?他说“外胎割口小,没关系,内胎补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父亲节即将到来的时候,我不知怎么就几次想起了父亲的老屋。父亲的老屋,那是父亲在未成年时与祖母携手盖起来的。老屋凝聚着父亲的辛劳、酸楚、欢乐和幸福,老屋的斑驳、沧桑,雕刻着不寻常的过往岁月,也记载着几代人的感情故事,父亲至于老屋是最有感情的。我一出生就在这个老屋里,在老屋里摸爬玩耍,渐渐长大,走出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最后一次见那女孩是前年腊月的某天,我已记不清。只是被眼前的女孩惊的眼珠都快掉了下来,以前她有个外号,胖丫。可是今天站在我面前的何止是“胖丫”,简直就一“中丫”都算不上的瘦丫。我眼里满疑惑,也许她早已看出了我的疑惑。“话说你这怎么减的肥?把秘诀也告诉我一下。”我拍拍她的肩膀,眼里放着嫉妒羡慕恨的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愿为你,修建一座篱笆院墙,种植一颗爱情,只等着老去的时光,为爱,守护曾经的初心。——题记我愿用心建造一座篱笆院墙,在院子里面,种植上一株葡萄,几棵石榴树,一亩杏林,再添加进核桃树、花椒树。角落里种植四季的繁花,让丁香绽开春天的笑颜,让月季馨香夏季的清风,让石榴花宛如红彤彤的日子,热情洋溢的呼唤美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炎热的夏季湿热的空气,唯有那一缕缕荷叶的清香可以让我忘记,忘记夏的炎热雨后的湿热。淡淡的清香,就像那初恋的味道,看到那绿绿的荷叶,还有那才露尖尖角的荷叶,忍不住抓拍那美丽的瞬间。我喜欢荷花的清白高尚和谦虚,很多文人墨客都喜欢写上或者画上关于荷的诗句和美丽的画。还没有靠近你,就被那淡淡的香味所吸引,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父亲已走了三十年了。昨夜又梦见父亲向我走来。梦中的父亲有着结实的身子,轻轻的扬着头,走路总是向上一纵一纵的,迷着眼,嘴里哼着小曲,一手拿筷子,一手拎着碗,对了,就是拎着——父亲的手掌总是很大很厚实,小时挨过父亲一掌,记的很清——总是那么漫不经心,神情怡然。每次梦到父亲总是这个场景。也许是小时给父亲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想把你记下来,把我们之间的事,仅有的几句话,还有我对你的情写下来,因为我害怕,当我忘记你后,我就真的忘记了你。——致我最亲爱的你就像现在,我又想起了你,我又拿出了纸,手里握着笔,却又不知从何讲起。我想写很多篇有你的故事,可每次开个头,却又不知如何接下去。我想,那还不是因为你是唯一。你永远那么好,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雨,大得很,大得倾盆;心,紧得很,紧得难受。千年来,雨让文人墨客的感觉就是低沉,从未让古人那样欢喜过。今天的广州,雨一连天地淋漓不尽,仿佛水壶里的水倒不干净罢。我整个人都是忧伤,我实是不知在忧伤着甚么?在校里,这也振奋不上精神;在家里,放纵地险燥地同父母斗嘴。这雨,竟然给予了我这样的东西,我知困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静,是在繁杂的生活中心智的片刻空明,是灵魂的瞬间回归。如果说简单是美的化身,那么静便是灵魂的升华,剔去那些虚华,浮躁,只把身心归隐于素淡、飘逸、纯粹,是心如云羽轻柔,是小桥碧水留香。喜欢小径旁一朵朵小花,不耀眼不张扬,静静地开在阳光里,那是岁月沉淀后的丰盈。不管是否有人欣赏,开落之间都是不负韶光,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人靠在车窗看着远离的这个城市,有我无数的回忆,然而就在今天这里的一切的一切都已成为了我的过去。十年的以后我们还是朋友,这首十年,真的写出了那种无奈。十年之后的我们都老了,我还是习惯靠着车窗的这个位置,我还是喜欢静静酸菜小鱼,我一直在寻找我人生的真爱在哪里?有人会问我静静是谁,其实这个静静是我也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听,那一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花戏楼一曲折子戏,缓缓拉开帘幕。伴着台铿铿锵锵的击板声声,一挥手,一拂袖,一颦一蹙,那是骚魂千载后一片铿锵铁骨。庆端阳,最心动的乡情不过是此刻粉墨登场,尽情演绎的一折我非懂而懂的戏文屈原。戏楼雅堂里,摆放一些古色生香的刀、剑、扇子、烛台、烟袋、陶瓷、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且让我想想江南的美妙之处,它有甚么特殊的地方?刘成章曰“多水的江南是易碎的玻璃”,我却飘忽不定,不知何言为我所信;既然那里是鱼米之乡,我确凿想去观摩一番,看看水,看看地,看看人,识别历史,听祖母那一辈人说,当年日本打来上海,吴淞江上已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还扔炸弹,声称三个月拿下支那,但似乎是意料之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天晚上,儿子问我“爸,明天父亲节,你想吃点啥,我带你出去吃个饭。”我沉吟片刻,答到“再说吧。”因为,我已答应孙子明天带他去天山海世界玩耍。天山海世界,石家庄4A景区,去年国庆节过后关闭重新装修,直到今年5月26日才重新开业,我和老伴儿还有孙子都办了年卡,以前休息时常去的休闲之地。今年海世界开业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偶遇到的一个人、一件事、一个东西,只要好好珍惜,仔细地感受,都可能带来很大的快乐。而无数的‘偶遇’加到一起,就会构成一次完美的人生。因为相爱所以忠诚,因为懂得所以珍惜,因为理解所以拥有。我总是那么满足并珍惜着你的爱,我会将你作为我的精神寄托,增强我的活力,也希望都把彼此作为催化剂,加速实现我们的梦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关于对父亲的记忆,更多的则是他与土地的情缘,父亲热爱土地,就像他注视自己的儿女一样,宠溺而执著。父亲生于1945年春节。他的童年几乎是在饥馑中度过的。由于家庭人口多,吃一顿饱饭都是奢望的事情。看着晚上睡了一炕的小脑袋,祖父没日没夜的干活,白天田里干活,晚上替人看磨房。趁没人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对于患有过敏性鼻炎的我,最痛苦的时段莫不过每年玉米抽穗扬花的季节,微风一拂,喷嚏连天,泪流满面就是过敏反应最直接的体现,皮肤出现红疹伴着瘙痒那就是已经严重到要去输液治疗的境地了。所以我一直不是喜欢花香,房间里就喜欢摆放一些绿叶植物,好养活又方便打理。但我却一直痴迷着沙枣花的芬芳,在大西北苍茫隔壁上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我和爸爸妈妈一同去看望爷爷奶奶。一到家门,我便看见奶奶正在做家务活。看到奶奶弯着腰吃力的样子,我便抢过奶奶手中的拖把,对她说“奶奶,让我来拖吧!您太累了,去休息吧!”奶奶见状,不肯“你们难得来一次,怎么可以让你来干活呢!还是让我来吧!”我执意不同意“您都这么大年纪了,休息一会儿,让晚辈多干点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四姨和母亲母亲今年80岁,在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大,四姨今年73岁,排行老四,也是唯一一位在老家农村经常和母亲走动与陪伴的亲姊妹。为啥这样说?母亲兄弟姊妹7人,二妹、三妹离世早,小妹和大弟小弟全家都很早去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谋生,平时见面少,只能靠打电话沟通。自姥姥姥爷先后去世后,母亲就是她刘姓的大姐,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初读繁花,只觉得一种“上海”气息扑面而来,这对我一个常在北方生活的人来说是十分新鲜而又陌生的。写在扉页上的那句“上帝不响,像一切全由我定”好像是对全书的一个总结一样,那些社会的变革,人事的纷争,相聚、离别、团圆、远去,以及那些为了内心的渴望和欲望,在历史中铺陈开来,在社会里蔓延。在上海,这个繁华的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赡养老人是对养育之恩的报答,也是对人类劳动的尊重。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赡养的经更难念。我的父母同年,70岁时,他们的身体依然很好,母亲还种了几亩地,父亲还在居委会当会计。世事难料,祸福往往一瞬间。我们奉劝父母召开家庭会,对晚年的一切作个合理的安排,如生养死葬的问题,住院的问题,房产田地的分配等,协商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天下午大约三点多的光景,刚刚天气还很平静。忽听女儿喊了一声“要下雨了。”心想,现正天旱的时候,下场雨正好。不一会工夫,只见天忽变得一片黑暗,越来越黑,越来越黑,一如天将黑还没黑透的模样。间或伴有“隆隆、隆隆隆……”的雷声,还有“吼吼、吼吼吼……”的风声,我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压抑和恐怖。此时的我,不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总是会很执着于在路上这件事,去往陌生城市的兴奋和对未知所带来的神秘感的向往,让烦闷的旅途在耳机中缓缓流淌的音乐中也平添了几分浪漫。学生时代的每个假期在我们眼里都显得弥足珍贵。过分旺盛的经历催促着我们走出象牙塔,迫不及待的奔向外面的世界。虽然时间有限,但我们的出行方式还是选择了火车,毕竟作为“伸手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段文字,因为有人读懂,而有意义;一首歌,因为有人聆听,便会共鸣;一个人,如若有人懂得,便是幸福。懂得,好美,是深山里的一泓泉水,带着清澈和甘甜,温润心灵;是初春的那抹新绿,清新自然,点缀生命;是花笺里的兰花,恬淡生香,芬芳怡人;是清晨小草上的露珠,晶莹剔透,不染风尘。懂得,温暖,是蓝天与白云的相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二)舐犊情深暖人心不知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喜欢小孩。尤其是退休以后,不用上班忙工作,整天闲在家里,生话单调、冷清,总觉得缺少点什么。然而,家里有小孩就不一样了。虽然要操心、忙碌、辛苦些,却也给晚年生活带来无穷乐趣。2006年夏天,住在上海大女儿家时,小外孙天天上小学。学校离家较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